• 合肥一批干部任前公示 朱海舟拟提名为包河区副区长人选 2019-06-15
  • 全球5G统一标准发布 5G商用进全面冲刺阶段 2019-06-15
  • 和爸妈去旅行之前 这十个方法和注意事项得牢记 2019-06-07
  • 牵手中东,日照谱写“开放活市”新篇章 2019-06-06
  • 贸易战打败的是经济理论家,不是中美两国经济。 2019-06-06
  • 中国大学生茶艺团惊艳阿斯塔纳世博会 2019-05-02
  • 【地球的盛会文明的聚会艺术的盛宴四海一家足球为人类和平幸福而荣耀!!!普京是当今人类世界最优秀的一代伟人俄罗斯赢啦!!!】 2019-05-02
  • 男篮再胜伊朗迎热身赛两连胜 任骏飞19+11陶汉林18分 2019-04-27
  • 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奥一网(oeeee.com) 2019-04-23
  •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评审会议 2019-04-23
  • 奏响人才兴藏的时代强音 2019-04-22
  • 说说咱的新开始新希望 2019-04-08
  • 佳能新款APS-C画幅相机将首度支持4K视频模式 2019-04-08
  • 广州白云一街道自组群防群治奇兵 建起红棉防线 2019-04-06
  • 特别是现在,到处是荒田,到处是改做他用的土地农民依然养活了全国人民,还能抽出时间去打工,中国农民是一只神的部队。是天兵天降 2019-04-06
  • 欢迎光临青州旅游网!

    首页>关于青州>关于青州

    青州冬日游玩小记

    已有30人阅读

    我愿意在一个温暖的冬日再次回到青州。

    ……………………………………………………………………………

    青州之行是临时决定的。

    元旦得了两天假,头一回节假日不用加班了。

    一激动,就想上哪溜达去。

    忽然惦记起青州来。

    很早就想去那里。为了看看博物馆里龙兴寺出土的佛像。

    但查来查去,火车时刻总让人放弃。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这回也是如此,无奈中还是只能叹息,

    冷空气也偏偏这个时候北下。

    泰山零下十四度。

    那就去看看济南的冬天吧。

    以为就此和青州无缘。

    无意中发现如果从济南坐火车到青州,

    比起直接从上海到青州的那班车,时间上要来得合适。

    而且巧的是,上海往返济南的火车,来回时间也不耽误工作。

    虽然这样要辗转倒两次车。

    但我还是决定去。

    青州是我一直思念的地方。

    (一)佛像

    多年前,我在上海博物馆的古代雕像馆,曾偶然看到龙兴寺出土的贴金彩绘佛像。

    当时的震撼实在不小。

    我从未见过如此造像的佛。

    脸上流淌的微笑,贴金彩绘斑驳,充满了历史的气息。

    终于站在青州博物馆的佛像馆里,

    外面北风凛冽。

    走上二楼回廊时,望见远处似有城墙,掏出相机来拍照。

    没多久,差点把手指给冻掉。

    出门前,妈反复强调,穿羽绒服啊,长的。

    我嫌麻烦,就是不肯穿。

    走出青州火车站,明显就感到这里比济南冷多了。

    呼啸而来的风,就算你走在接近正午的猛烈的阳光里,照样无孔不入的钻进你的衣服。

    翻包找帽子,手套,呵着热气让手恢复温暖。

    不停的吃东西。总算缓过来了。

    展厅门口的小伙子猛一下看到我,被吓了一大跳。

    估计这里很久没人来了,室内很冷,没有开空调。灯也是我进来后才打开的。

    小伙子听着半导体在门口等了我半天。

    我转悠了足足三遍才不舍的走出来。

    直面佛像,依旧感动。

    双林寺的彩塑,是拟人化的。表情端庄。

    龙兴寺的,更加古朴典雅。

    造像普遍都不高大。却比例匀称,体态优美,褪色的彩绘仍看得出当初的服饰华丽。

    背屏式造像普遍,一佛二菩萨,背景的飞天生动活泼。

    这些石灰岩质的青石像,面部流淌着隐约而愉悦的微笑,神态温和,静静站立。

    此刻,唯有安下心来,方可领略到那股直达心灵的力量。

    龙兴寺的佛像造像最早于北魏永安二年,最晚的在北宋天圣四年完成。

    前后跨越五百多年,主要集中在北魏、东魏和北齐三个朝代。

    从佛像不同时期的服饰、头像、造型上可以看出不同时期的变化。

    青州在当时的历史地位可见一斑。

    而青州本就是古九州之一。

    在《尚书.禹贡》中有记载:海岱惟青州。

    传说大禹治水后,按照山水走势,把全国划为九州,从泰山往东直至大海的这块地方叫青州。

    资料记载,青州在之后又有不同的地理划分,汉武帝元封五年,历史上第一个青州城——广县城建立。

    随后西晋末年,广县城遭混战破坏,原县址西北处,另筑新城广固,这是第二座青州城。

    东晋时,鲜卑族慕容燕在这里定都立国,史称南燕。后刘裕灭燕,在广固城址以东,南阳河北岸,另筑新城,起名东阳,此为第三座青州城。

    后东阳被北魏攻占,四五十年后,原有街巷狭窄,在孝明帝时期,在南阳河南岸,增筑南阳城,也就是今天的青州城。

    2200年的建城史让青州看起来古老而厚重。

    北辛文化,龙山文化,大汶口文化遗址在这里有几百处。

    7000年前就有人类在此居住生息。

    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有城墙的城市。

    象老舍先生写济南:那个中古的老城……。

    用这样的词句形容一个城市就十分喜欢。

    (二)街巷

    我在火车站附近随便找了个小旅社住下。

    去博物馆时坐的是辆六路的公交小巴。

    对山东话听得不是很明白。坐在司机后面。

    一路上晃晃悠悠的开过青州的街道。马路是宽宽的。楼房是矮矮的。

    节日里人们是喜洋洋的。

    等车时,旁边的手机城正好开张,搭了舞台有表演。

    有个大爷在台上扭来扭去的走,手里拿着一部电话的盒子。

    台下围着的人都大笑起来。共有三人站在台上角逐这部电话。

    最后大家一致同意把电话奖给那个搞笑的大爷。

    我很喜欢那条叫范公亭西路的宽阔马路,两旁的行道树密密的。

    最难得的是那条马路由青石板路铺就。而不是柏油。

    冬日下午的阳光里,偶尔有自行车慢慢骑过。电动三轮车突突驶过。

    磨得微微发亮的路,闪着暗淡的光泽。

    晃着眼睛。让人不忍离去。

    万年桥边,这座曾是《清明上河图》里虹桥蓝本的石桥,连接着青州的两条古街——北关街和北门街。

    这座桥的四周在大兴土木,但还依稀看得到土黄色城墙的影子。

    桥下的水全部被引走,留下深深车辙印的褐色土堆纵横着。

    总有老人在那里转来转去的。

    站在桥边,看桥下石墩上刻着的巨大的龙头,如今扔满了垃圾。

    万年桥现是交通要道。车水马龙的。但脚下铺着的青石板路历经时间的打磨,早已现出沧桑的痕迹。

    这条青石路一直从北关的镇武庙延伸到北门街范公亭西路止。

    (三)米线

    天色渐暗,在肚里落下一个馒头和一个煎饼后,溜达着往回走。

    在这个小城最热闹的街道忽然发现一家米线馆。

    生意还好得很。我要了份罐罐麻辣的。

    没想到有这么多配菜。米线还是双份的。

    努力的吃,努力的喝酸梅汤。直到再吃一口就再也站不起来。

    我终于明白了北方人的饭量。

    前座的小男孩一直在回头朝我笑,他爸爸不断追着好让他多吃一点。

    塞了两个桔子给他,道别,离开。

    依旧溜达着回去。不用戴帽子和手套了。吃得太饱太温暖。

    (四)偶园

    偶园这个地方很有点意思。

    充满了世俗生活的气息。

    第二天我放弃了离城几公里的驼山,打算就在古街上溜达一天。

    依旧从北关的镇武庙进去。

    早晨那里人依旧很少。走着走着也不那么冷了。

    昨天在博物馆回廊上吹大风,感觉是最冷的时候。

    今天早上在路上买肉夹馍时,那个大妈边做边问我:你怎么连棉袄都不穿,不冷么……

    我倒觉得还好,只要不是持续不断的西北风,还是可以忍受,今天甚至没有戴帽子和手套。

    在北关街我看到地图上有镇武庙的字样,便找人问。

    我以为是有个庙的。其实,这片地方就叫镇武庙。

    而且这里是青州最古老的街道,也是原东阳城的主要街道。

    当年这里商贾云集,至今仍保留着木结构的老店铺面数十栋。

    明代初年,府、县衙迁到南阳城后,原东阳城改称北关,街道也就称为北关街。清代是连接南城和北城的街道。

    北关街快走到万年桥时,是个上坡。

    站在巷子里,望前头瞧。尽头的地方已有阳光。

    有两个人推着自行车沿着青石路慢慢上来。逆光里感觉时间都倒流了。

    在偶园街溜达,这儿卖各色小吃的很多。

    我发现了河南的鸡蛋灌饼,等的时候东张西望。

    这条不宽的街道摆满了各色商品。

    一个老大爷买了两元一本的旧挂历,满足的离开。

    坐在妈妈助动车前的小女孩,期待的望着做饼人手里的面团。

    慢慢骑车而过的人,车框里有一袋鸡蛋?!?/p>

    我在阳光下啃着好吃的饼,很香。

    一点也不冷了。衣服都烤热了。

    我拐进了叫参府街的小巷。这条路原本凹凸不平。现在倒是修得很平整了。

    这边好象周围都是回民的房子。一眼从门口望进去,都有照壁,有些是瓷砖砌的,有些就是水泥的,

    写着红色的福字,或是描着些花。

    门口都有对联。

    阳光在古旧的墙壁上涂下温暖的影子,路的尽头是座清真寺。墙上红纸用毛笔写着:古尔邦节。

    是已经过去的节日。

    拐出来,在路边的小店瞥见有卖豆花的。坐进去吃。

    不大的铺子,桌椅都小小的。中午食客不很多。

    要了放辣的豆花和烧饼,实在是美味。

    结帐时居然是0.9元,被找回一张一毛的纸币,愣了半天。

    做豆花的女人说话很大声,问我是不是教育学院的。

    这附近学校挺多的,有考完试的孩子们嘻笑着三五成群走来走去。

    我想走到偶园街的尽头,然后返回来从东门街去东关。

    这条街越走越发有味道起来。

    先是路的右边赫然出现了座教堂,外面红色的横幅还挂着:欢度圣诞。

    比较吸引我的是教堂这一排的建筑群,古老的房子,暗黄色的墙外卖烤红薯的老人怡然自得。

    再往前走,是一座基督教堂,高耸的尖顶,城堡般的房子。

    教堂就在偶园的对面。外墙上有树枝的影子。

    (五)火烧

    从偶园街拐进东门街。

    东门街,原称卫街,因青州卫官署在此街而得名。

    两旁有些卖烧饼的铺子??赡苡行┦抢献趾?。

    不大的铺子里站满了等饼出炉的人,我看见有骑车人急急的停车探头:饼还有么。

    屋里卖饼的老头和他的俩儿子卖力的在案板上揉面团,掀起旁边的盖子看看:要再等一炉。

    我看见那炉子里的饼形状各异,很是有趣。

    再往前走,已是晌午时分。太阳暖烘烘的照在背上。

    巷子里人不多。

    肚子好象又叫了。

    瞅见前头有个铺子在外头的桌子上扔了个稻草饭窝,上头放个火烧,表示咱店里就卖这个。

    而这边的好多饼店都是这样的。如此直白。

    出于好奇,我也走进了一家卖火烧的铺子。

    这间铺子不大,却暖意融融。老板娘边和面边和站着等的人拉家常。

    老头就坐在炉前娴熟的用一根铁铲送饼进炉烤。很快,金灿灿的火烧就鼓起来了。

    我记得在北京时吃爆肚,配着火烧,挺美的。

    不多会儿,我的火烧也好了。老头递过来,眼里满是笑意。五毛两个。

    在太阳底下边吃边东张西望,有家门前挂了鸟笼。两只鸟怕生人,不停的跳来跳去。

    朱红色漆斑驳的门口放着双黑色的棉鞋。

    (六)东关

    至今仍对东关十分想念。

    那里有旧房子,老商号,完整的古街。

    回民聚集,淳朴友善。

    从东门街要过条云门山南路,才能到东关街。

    东关是府城东面的关口,是攻打青州的必经之路。解放军三次解放青州,都是先攻的东门。

    还未过街,远远就瞧到对面圆圆的穆斯林建筑。

    路口往两边望,居然都是这样的圆顶,马路很宽。尽头能望到连绵的山脉。

    进东门街,我有些恍惚。

    这里比北关那边更有古街的味道。

    杂货铺,牛羊肉铺子,铜炉铺全都在。

    红门灰瓦,落满尘土,但有生活的气息。

    路口的那条街巷石板路泛着光,不时有自行车或行人穿行着。

    不知哪家门口飘起了炊烟。时间仿佛停止了。

    我无意中已拐进了昭德街。

    自顾走着,在一个黑色的门口等着路人过来好收进镜头。

    在巷口的树下站着个戴白帽子的回族男子。

    他很好奇问我在拍啥。

    我指指门说,那个好看。

    他说清真寺才好看呢。

    从巷子里忽然跑出来一个穿红衣服的小男孩,毫不怕生,冲着我的镜头就笑。

    他的好看姐姐不一会儿也跑了出来,在阳光下露出纯真灿烂的笑容。

    又往前走。元代建的真教寺就在一边静静的。

    女子应该是不能进去的。在外面看了一会又往前行。

    去夏钦园好象拐了一点路。这边回民学校不少,孩子们都站在门口看着我。

    有个回民问我,你找谁呀。

    我说自己随便逛逛,问他去东关是往前走么。

    他说没错,往北一直走就是了。

    他和另外一个老头在阳光下的老屋前蹲着聊天。笑着和我说话。

    夏钦园住的全是回民,这条街的土路一直往下,比较坑坑洼洼。沿路还一直有水。

    这条街又称为打水巷子。

    我从一个老巷子里又拐到了东关十字口。

    仿佛梦一般。

    在街口,跟人打听北阁街,也是此行的最后一站了。

    这边的几条街又被称为棋盘街,十字交错。很有味道。

    北阁街原叫兴隆街,明代是通向临驹的交通要道。

    原沿街有银号,商号,生意兴隆。

    现街上存有的几栋古屋,有着出檐的梁柱。廊柱的朱漆早已脱落了,有着低调的华丽。

    (七)告别青州

    北阁街通往范公亭西路的那段路正在造房子。

    我绕回了东门。

    看到了隆盛清真糕点。买了点桃酥回去。一公斤装的,用纸包绳扎,中间贴着红纸。

    带回去给同事尝,居然都赞不绝口。

    后悔没多买点啊。

    我还是沿着云门山路走回了火车站。

    惦记着离车站不远的糖葫芦呢。就在龙山饭店门口有卖的。

    原味的一元一大串。太美了。

    阳光依旧很好,我就要离开青州了。

    站在大街上努力的看四周,我忽然明白了龙兴寺佛像微笑的意义:

    万物静观皆自得。

  • 合肥一批干部任前公示 朱海舟拟提名为包河区副区长人选 2019-06-15
  • 全球5G统一标准发布 5G商用进全面冲刺阶段 2019-06-15
  • 和爸妈去旅行之前 这十个方法和注意事项得牢记 2019-06-07
  • 牵手中东,日照谱写“开放活市”新篇章 2019-06-06
  • 贸易战打败的是经济理论家,不是中美两国经济。 2019-06-06
  • 中国大学生茶艺团惊艳阿斯塔纳世博会 2019-05-02
  • 【地球的盛会文明的聚会艺术的盛宴四海一家足球为人类和平幸福而荣耀!!!普京是当今人类世界最优秀的一代伟人俄罗斯赢啦!!!】 2019-05-02
  • 男篮再胜伊朗迎热身赛两连胜 任骏飞19+11陶汉林18分 2019-04-27
  • 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奥一网(oeeee.com) 2019-04-23
  •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评审会议 2019-04-23
  • 奏响人才兴藏的时代强音 2019-04-22
  • 说说咱的新开始新希望 2019-04-08
  • 佳能新款APS-C画幅相机将首度支持4K视频模式 2019-04-08
  • 广州白云一街道自组群防群治奇兵 建起红棉防线 2019-04-06
  • 特别是现在,到处是荒田,到处是改做他用的土地农民依然养活了全国人民,还能抽出时间去打工,中国农民是一只神的部队。是天兵天降 2019-04-06